香氛記憶地圖


天使之吻-怦然心動的味道

【香氛記憶地圖-前言】

味道.是一種很奇妙的存在。
聞得到的味道可以明確的辨別差異;無意識的嗅覺卻足以決定行為,例如戀愛中的男女散發出的費洛蒙,在不知不覺中悄悄的吸引著彼此,決定了戀愛模式的開啟。

美好的回憶,事過境遷以後,會記得那個午后下過雨的空氣香氣;而有的人在分開了之後,會讓人不經意的想起他衣服上晾過陽光的味道‧‧‧

如同每個女孩在成長的過程中,常有的那些莫名不安與缺乏自信,吳欣夏從小就覺得自己是個很奇怪的女孩。
不像班上的女同學一樣,三五個聚在一起講悄悄話; 不擅長打扮自己,所以不喜歡老拿著鏡子照; 班上的女同學總站在走廊上往下看著球場打籃球的男生品頭論足,但她就是提不起勁,不覺得有什麼好看的。不知道是不是從小的玩伴裡,男孩比女孩多的關係,小夏不太擅長跟女孩子相處,跟班上的男同學像哥兒們一樣,但跟女孩們大多是點頭之交。大剌剌的個性總被班上同學笑是大姐頭。只有小夏自己知道,女漢子般的外表下,有著細膩敏感的心思。

小夏記得小時候爸媽第一次帶她去夜市裡吃的平價牛排充滿幸福的香味,也記得高中開學的第一天,剛剛好的濕度與炫爛的陽光調和成的舒服的空氣。
唯一像女孩的地方,是她喜歡留長髮,但不是因為像公主,而是洗完頭髮之後的髮香讓她心情好上一整天。她很明確的知道甚至連分班的時候,遇到新同學,喜歡一個人或是討厭一個人,也是決定於他身上的味道。

因為對味道的敏感,國中以後她一直覺得男生打完籃球之後的汗臭味,對她而言根本是酷刑,名符其實的『臭』男生。還好,高中開始就是男女分班,這對小夏而言簡直是天大的恩典。

升高二的暑期輔導第一天,剛選完文理類組別而重新分班。一直視數學為火星文的小夏,想都不想的填了第一類組的文科,滿心期待升上高二之後可以脫離討人厭的數學公式。所以,她早早就坐在教室裡等早自習,因為是暑期輔導,老師不過問,每個人可以自己選擇想要坐的座位。小夏照慣例選了最裡面靠牆的第一個,因為她知道這是講台上看下來的視覺死角,最不容易被盯上。接近早自習開始的鐘響前,新同學們魚貫走進教室。小夏一眼瞥見一個圓圓的臉蛋、雙頰紅潤的女孩,一臉天真的模樣走進教室,挑選了小夏右手邊的座位坐下。『她的身上有一種甜甜的味道,還有藥草味?』小夏有些驚奇。

『哈囉!我叫李宜慧,宜室宜家,秀外慧中,很好記吧!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吳欣夏,令人欣喜的夏天,我爸說希望我活潑開朗,一輩子快快樂樂,朋友都叫我小夏。』
『小夏!未來的兩年很高興和你同班。』

這是小夏第二次遇見身上有著特別味道的人,另一個是她的冤家—王言拓。
兩人的家就住在隔壁街,從小學三年級就同班到國中三年級。阿拓,也是小夏升上三年級分班的第一天第一個認識的朋友,因為他身上淡淡的木質香調讓她印象深刻。但是,阿拓除了和她最討厭的『臭』男生不同,身上沒有臭味,反而是自然的香味之外,其他都跟那些臭男生一樣,愛捉弄人整天拉女生的馬尾,一樣這麼討!人!厭!

 

Chapter1.【香氛記憶地圖-天使之吻】

『發什麼呆啊!』阿拓從小夏的後腦用力的拉了她的馬尾『車子都要撞到妳了啦!走進來一點!』
『很痛耶!幹嘛啦!』小夏捂著自己的頭,很生氣的說『哄!為什麼又遇到你啦!今天的好心情都沒了』
『遇到我算你好運耶,要不是我今天晚自習提早回家,妳這次的段考數學又要被當了!怎麼樣,讀完了沒』。

阿拓捏住小夏圓潤的雙頰輕輕的往外拉,『很痛耶!放手啦!拜託教我數學,我死定了上課都聽不懂…為什麼念第一類組還要考數學啦!真的很不公平耶!』,阿拓最喜歡這樣捉弄她,不知道為什麼看她生氣總有種莫名的踏實感。
居然已經認識這個小笨蛋快十年了,雖然從小六開始就不曾同班,阿拓從沒忘過在大考前主動幫她複習數學跟猜題,直到現在高二了還是罩著她…小夏竟真的笨沒有發現過自己對她和別人不一樣?

一想到這裡,阿拓又忍不住再拉了小夏的馬尾,『誰叫妳天生蠢自然呆,笨到沒藥醫。明天下課,約在妳學校旁的咖啡廳,記得帶妳的數學講義哦!』說完阿拓自顧自的轉進巷子,總是這樣的,從車站走出來會先到他家的巷子,才換小夏到家。

『真的很不體貼耶!從來也不陪我回家,沒良心…』
小夏摸了摸自己的頭髮,心想:『他剛剛有沒有聞到我的香味啊?不知道會不會覺得太濃…大笨蛋,為什麼都沒發現我喜歡他。明天…我一樣噴髮妝水,他會喜歡嗎?

阿拓走進家裡,直接進房間坐在床沿拿起放在旁邊的吉他,專心的撥弄著吉他弦寫下音符,哼哼唱唱。對於天資聰穎擅於讀書的他,段考一點都不構成壓力,但他現在卻莫名的緊張。因為,他早已下定決心,這學期末以前,一定要跟小夏那個小笨蛋告白。為了這個,阿拓用整個暑假為小夏寫了一首歌,自彈自唱錄了音,終於趁著段考前複習數學的理由,又有勇氣約小夏出來。

剛剛,她頭髮上的香味,好像跟平常不太一樣?…』阿拓征征的望著拉過小夏頭髮的手,說不上來哪裡不同。

Chapter 2.永遠記得愛情開始的第一天,砰然心動的味道

Chapter 3.再也不失聯的嗜.香氛語錄

升上大學之後,由於阿拓住校,小夏的課業重加上社團活動多,平日見面的機會少了許多。交往了幾年,越來越了解彼此的個性,只是有時候還是難免會因為遠距離無法當面溝通,而導致兩人爭吵。大部分的時候都是阿拓道歉,但偶爾小夏實在太無理取鬧,阿拓也不想示弱,兩人就會僵持著冷戰幾天,等到小夏氣過了,才會主動打電話給阿拓。
倔強的小夏說不出口『對不起』,頂多就是撒撒嬌,裝沒事。
跟小夏交往之後,阿拓才明白外表強悍的女生,只有在喜歡的人面前會變成任性的小女孩。所以,他很珍惜自己能得到小夏這樣任性又驕傲的『特別禮遇』,深深知道在外人的面前,小夏給人莫名的距離感,即使個性活潑討人喜歡,卻沒有真正的知心朋友—除了唯一的閨蜜——高中同學李宜慧。

今天,又是那個冷戰三天後的放晴日。

小夏知道這次是自己無理取鬧的太過火了,可是她就是不喜歡阿拓無緣無故不接電話也不回訊息。好吧!她知道不是無緣無故,是因為他在打球,但她就是會腦補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是不是騎車受傷了? 這一切也是出自好意啊!為什麼王言拓就是不能記得要去打球前傳訊息跟她說一聲?消失了整個晚上之後,她擔心的搭車到他的宿舍,卻看見他好端端的在宿舍樓下跟學妹有說有笑!每個女生都會無法忍受吧?小夏一看到就怒火中燒,走到阿拓面前,待他抬頭後也不給他解釋的機會,轉身就走。阿拓追上來說,自己剛剛打完球回到宿舍樓下,就遇到學妹在等他問他微積分,只是剛坐下來幫她解一道題,不到五分鐘小夏就到了。真的不是故意不接電話,也不是小夏想的那樣。

小夏沒回話,也不想聽…。硬是坐上公車回家。通常冷戰的時候,她頂多不接阿拓的電話,也不回訊息。這次她氣極了,各種管道極盡可能地封鎖了王言拓。

科技時代,聯絡一個人多麼的容易。但要從一個人的生命中消失,卻也顯得這麼輕而易舉。一旦將手機號碼設為黑名單,封鎖MSN、email,那人就再也找不到你。有時想想,這樣的聯繫方式是種廉價的速食。快速得到回應,但一點也不牢靠的關係。不管科技再怎麼發達,所有的通訊聯繫方式,都可能在情斷之後嚴實的封鎖,只有真真確確跑不了的住家才是牢靠的,除非真心想斷了聯絡,連家都搬了。

還好他們是住在隔壁巷子的鄰居。

阿拓知道,小夏氣消之前去找她只是吃閉門羹。於是,這個週末他乖乖的待在家裡,等著小夏來按門鈴。

『王言拓,你下來一下』接通了電話之後,小夏只講了這句便掛斷了。阿拓急忙下樓,只見小夏手裡拿著一杯冰紅茶,是他們常去的那家咖啡廳的外帶杯,還拿著一個看不出裝了什麼的湖水綠袋子。
『給你,冰紅茶,還有這個…。」小夏故意裝作面無表情的遞出手上的飲料與另一個袋子。越是這樣,阿拓越是覺得好笑:『喂,知道自己誤會了,道歉真的有這麼難嗎?』接過東西,阿拓忍不住說出口:『好了啦!不要擺一個撲克臉,我們去看電影?』
『你先打開看是什麼啦!我送你的,很.重.要』
『什麼東西這麼神祕兮兮』阿拓邊問邊拆開,『這什麼啊?香水?』
『是洗髮精,你不是很喜歡我頭髮上的香味嗎?我買了他們家的洗髮精…送你。你聞聞看,這個味道是男生也適用的,你看喜不喜歡。』
『原來是這個啊!但妳常常洗不同香味,這裡都有嗎?這瓶綠色的味道我記得,還不錯蠻清香的。』阿拓故意裝作若無其事的說著,心想吳欣夏這個孬鬼,想說對不起又說不出口。阿拓念著外盒上的短詩,『拋去不安疑慮……你想跟我說什麼嗎?
『我…是我自己沒有安全感又愛亂猜,以為你是不是出了什麼事,結果到那裡看到…就…。』『好啦!我知道了,沒事了。謝謝妳特地買了妳最喜歡的洗髮精送我,我知道妳常會鬧完脾氣又後悔,脾氣拗又不知道怎麼辦。不然,以後只要吵完架,誰用了王者輕吻的香味,就是在說對不起,好嗎?』
阿拓輕輕的順了一下小夏的頭髮,他最愛她散發淡淡香氛的長髮如瀑。
『不准,你的對不起還是要說出口,但我用了王者輕吻就是道歉了。』小夏終於燦爛的笑開露出了酒窩。
『知道了,女王陛下!』阿拓輕輕的捏了小夏的臉頰,他最喜歡小夏臉上堆滿笑意時,露出左邊酒窩甜甜的模樣。為了這個笑容,他願意做一切的事討她開心。
『我這次生氣,把你的MSN、email跟手機號碼都封鎖了,只差沒有刪除。我才發現通訊軟體越是發達,越容易消息…要是我封鎖再加上刪除,我們就永遠失聯了耶!』
聯絡上的失聯,都不比溝通上的失聯可怕』阿拓明明語重心長,卻又要裝作輕描淡寫。
『就算我們面對面了,但妳總是心裡有話不說,這樣才是真正的面對面失聯,以後不管什麼事,我們都要好好的溝通,把心裡的想法告訴對方,而不是悶在心裡彼此瞎猜,好嗎?』
『疑,袋子裡怎麼還有三盒,這是什麼?』假裝不經意的把真正的想法與擔憂告訴小夏,一邊拿出手上的袋子裡另外三盒東西。
『哦!這是同一個牌子,不同香味的洗髮精。我之前有跟你說過啊!一共有四個味道,我都輪著洗,有時候還會用他們家的髮妝水』
小夏一邊拆開每一瓶,『你聞,記得這個味道嗎?』

阿拓眼睛一亮,『當然記得啊!這是妳跟我告白的那天用的髮妝水的香味,還噴了我滿臉的髮妝水,脾氣真的很差。』
小夏一把搶回洗髮精,『誰跟誰告白啊,你少臭美,是.你.追.我!』

小夏打開另一瓶洗髮精,『這瓶也適合男生用,你聞,我每次用這瓶涼感控油的洗頭,都有一種安撫人心的感覺,覺得好像可以冷靜下來,聽見自己心底真正的想法。昨天,我就是用它洗頭的時候,冷靜想想突然覺得心裡一點都不想跟你失去聯絡,尤其是為了這麼微不足道的理由…。』
阿拓看著小夏,輕輕的敲了她的額頭,『妳怎麼從以前到現在都一樣啊!天生蠢自然呆,笨到沒藥醫。我是不會允許妳輕易的跟我失聯的。除非妳大小姐發了神經封鎖加刪除,再外加搬家…。』說到這裡,阿拓湧上不安的念頭,吳欣夏小姐脾氣上來,這麼做也不是不可能。
小夏抬起頭看著阿拓認真的說:『要是有一天,我們真的分手了。我們約好,如果還愛著對方,就用夏翠絲的香味,這樣有一天不期而遇的時候,就不會面對面卻失聯了。』

語畢,小夏一邊拆開袋子裡最後一瓶洗髮精,邊低著頭喃喃的說:『阿拓,我知道我太任性了,以後我會儘量改…我…。』阿拓接過小夏手上的洗髮精盒子:『拓荒者,跟我一樣也有一個拓耶,妳就是妳,只要保有妳原本的模樣就是跟我們的步調。不如,也給這瓶一個香氛語吧!』小夏開心的點點頭說:『好!以後誰用這個味道,就是在告訴對方,我們有我們的步調,別為了別人改變了自己的模樣。


王者輕吻-霸道是因為我愛你

Chapter 4.【我們看著不同的方向】

『林經理,這次的新品市場定位分析跟競品分析都做好了,再麻煩您看一下』
小夏侷促不安地遞上文件。這是通過試用期之後,第一次自己獨力完成報告,而且又是公司高層非常重視的新品,所以雖然各方面都考量了,但小夏依然擔心不夠完整。

林經理翻閱之後,抬頭看著小夏滿意的說:『競品的部分可以再多找三家有代表性的品牌,其他的很不錯,小夏。你剛進公司不到三個月就有這樣的表現,我很看好妳!繼續加油。』小夏鬆了一口氣,謝過經理之後,開心的走回自己的座位。李宜慧看她一臉雀躍,連忙把小夏拉到茶水間想知道狀況:『怎麼樣怎麼樣,看妳這麼開心,是不是報告ok了?』

『經理只說了競品的數量要增加,其他就沒說什麼了!呼…還好,我剛超緊張的。』
『唉唷,我早就跟妳說過,妳一定可以的!是妳自己窮緊張~太好了!下班我們去吃飯,慶祝一下!』

李宜慧拿起手機,準備搜尋餐廳。小夏有些為難,沒有答腔。李宜慧似乎察覺到閨蜜的靜默,『不要跟我說,妳又要買晚餐回家給阿拓哦!』

 『唉唷,不是啦!是我早上出門前跟他約好,晚上他要陪我去找補習班啊!』,小夏擔心好友誤解阿拓,連忙解釋。

『補習班?你要補什麼?烹飪嗎?還是插花?』李宜慧一臉調皮故意調侃。

『烹你的頭啦!整天只想吃耶你。我想上英語會話,總覺得每次只要遇到外國人,舌頭就打結,腦袋本來會的單字全都飛了,超糗的。上次在茶水間遇到Betty的外國客戶經過,我只能傻笑…這樣下去,以後怎麼會有升遷的機會。』語畢,小夏像想到什麼,看著李宜慧調皮的說:『喂,李宜慧,我記得你的英文是不是也不太行?之前考大學的時候,你不是連低標都不到嗎?在公司除了聽過你說大家好,我叫Meggie…好像也沒聽過你開口跟海外部的同事聊天哄?要不要一起去上課啊?』

李宜慧連忙搖頭:『不了不了,那都是浪費錢根本沒有用。妳不要補了啦,我們一起存錢去澳洲打工渡假,又能學英文又能旅遊。趁現在還年輕,我想去走走看看,剛畢業沒多久沒什麼包袱,公司好像可以留職停薪,不能的話就離職回來再找就好了。我最近一直找資料,本來想過陣子更確定了再跟妳討論。要不要,一起去?』

小夏沒有立即應答,李宜慧見狀接著說:
『妳一定是顧慮阿拓,不然妳回去問他要不要一起去呢?明年可以他當完兵了,退伍再出發啊!他當兵的時候你們也正好可以存錢,覺得如何?』

立馬點頭如搗蒜的小夏,衝上前抱著李宜慧說:『妳真是我的好閨蜜耶!超了解我的~最愛妳了啦!我回家馬上跟阿拓討論哦!』

此時林經理走進茶水間,似乎聽見剛剛倆人的對話,看了小夏一眼,邊沖咖啡邊若有所指的說:『小夏,今年新進的新人裡我最看好妳,妳要加油哦!你這個年紀談的戀愛,打發時間可以,但別膩在一起而錯過了可以成長的機會。剛剛你們說的打工渡假我覺得很不錯,年輕人就是要多增廣見聞,公司也會同意讓你們用留職停薪的方式出國的。兩個人在一起,如果只是看著對方是不會成長的。』倆人原本覺得對話被林經理聽見有些難為情,但聽到可以留職停薪,倆人很開心的謝過林經理,便趕緊回到座位上。

小夏滿心期待的回到家,才剛推開門就忍不住放聲喊:『阿拓~~阿拓~人呢?』在房間的阿拓聽見小夏回來的聲音,手忙腳亂的把一盒箱子往床底下塞,像是藏了什麼,連忙應答:『我在這裡,等我一下』。阿拓走到客廳一看到小夏就堆了滿臉的笑意,『妳回來啦!走吧,帶妳去吃晚餐還有找補習班。』小夏連忙拉住阿拓,『阿拓,先不用找補習班了,我有事情想跟你討論』,沒來得及等阿拓回答,小夏就接著說:『今天李宜慧約我說,不要浪費錢補英文了,明年去澳洲打工渡假學英文又可以旅行。我好心動! 但我不想要跟你分開這麼久,你跟我一起去,明年你退伍之後,我們一起去,好不好?』。

阿拓面有難色,支支唔唔的不知道怎麼回答,小夏追問:『你不想去嗎?我真的很想把英文學好,不只工作上也用的到,跟前輩們聊天的時候也比較有自信。我們一起存錢去澳洲打工學英文嘛!好嘛~~』

『我知道英文很重要,但是我現在等當兵只能打工,能存的錢不多。明年好不容易退伍了,我比較想進入職場先找到自己的定位,又出國一年的話,回來會不會比別人起步晚了很多………』,話還沒說完,阿拓看見小夏一臉失望又覺得捨不得,於是話鋒一轉:『好啦好啦!嘴巴嘟的跟什麼一樣,我陪你去澳洲學英文就是了…』。阿拓心想:『先安撫她了,說不定明年她工作上手了,又捨不得出國了,先服完兵役,其他的明年再說吧!』小夏聽見阿拓妥協,忍不住開心的歡呼!『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

Chapter 5.【我的霸道任性是因為我愛你,對不起】

Chapter 6.【結婚,是愛情最後的目的地?】

一束溫暖的陽光從落地玻璃帷幕照射辦公室,王言拓拜訪他經營許久的企業,專注的介紹他的企劃書後,與該企業的總經理坐在訪客沙發上相談甚歡。
這份業務工作,他從退伍就做到現在將近五年的時間,已經升上小主管,越來越上手並且樂在其中。這個案子是年度大案,拿下這個案子他幾乎就是篤定升經理了,所以和他的同組夥伴花了許多時間準備,胸有成竹。

『年輕人,整體規劃的很縝密,很不錯!這個開發案就交由你來完成!等一下我請祕書跟你約簽約的時間,你回去準備一下。』

『謝謝總經理,您放心,我一定事必躬親監督案子的進度。』

一走出客戶的企業大樓,王言拓興奮的打給他的同組業務夥伴巫尊:『喂~~簽到了啦!下個月業績獎金,還有年終有望了!你那邊進度怎麼樣?回公司之前要不要先約在哪裡統整討論一下,怎麼跟經理回報這兩個case的狀況?』
電話另一端的同事回覆:『強耶你!劉總你都能搞定,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的!我這邊也差不多了,應該下週就可以簽約,不然我們約在公司巷口的咖啡廳,我等會到。』

倆人到了約定的咖啡廳顯得非常雀躍,畢竟這兩個案子都是公司目前十分重視的重點客戶,一旦談成不只是業績獎金和年終,也是很重要的晉升指標。討論完工作上的話題後,巫尊對王言拓說:『怎麼樣,等等下班要不要喝一杯?慶祝一下。』

『那有什麼問題!走啊!這太值得喝一杯了,大快人心。』王言拓意氣風發的說著,心裡對於又朝計劃中的藍圖更進一步而充滿成就感。
小夏躲在茶水間裡,拿著手機一臉無奈卻又無法掛掉電話。因為,電話的另一頭正在無間斷循環叨念模式中,小夏知道要是不讓媽媽說完她想講的話,晚上回家又會再打來,就得再從頭聽一次。

『吳欣夏,我跟你講,當初答應妳們上台北工作的時候,為了省錢住在一起已經很容忍妳哦!妳不要給我搞什麼未婚懷孕,妳爸會氣死我跟妳講。都已經住在一起這麼多年了,妳不年輕了餒,小姐~~~,都29歲了,他還不想結婚?啊不然是要等到小孩都生不出來才要結是不是啊?』

『唉唷,媽!知道了啦,好了啦!我要回去上班,妳講太久了。』無奈的掛上電話之後,發現林經理剛走進茶水間站在她的背後。看小夏一臉不開心,林經理關心的問:『小夏,妳怎麼臉色這麼差,妳還好嗎?』

從畢業的第一份工作就待在這個公司,已經有七年的時間,小夏與林經理也算是建立起某種程度的革命情感,而且林經理年紀比她和李宜慧大一點,總是能提供她們真誠的建議。
所以,吳欣夏毫不隱藏的表現出不悅,對林經理說:『是我媽打來的,她收到我大學同學寄回老家的結婚喜帖,又被刺激到發病了啦!每天催我快點結婚,說什麼女人過了29歲之後就是老小姐,再不結婚會變成敗犬。我其實也沒有一定要結婚啊!誰說愛情長跑到最後,就一定要結婚啊?就算一輩子不結婚,過自己的日子,不是很好嗎?』

林經理看著小夏,意味深遠的對她說:『妳真的是這樣想的嗎?那麼,幾年前為什麼要因為阿拓得到的他心中最想進的公司offer,就放棄去澳洲打工渡假學英文的計劃,讓Meggie自己去呢?其實,交往這麼多年,妳心裡還是想嫁給阿拓的吧?』
小夏一臉被看穿的模樣,低著頭說:『我也不知道。有的時候…會懷疑難道我真的要這樣走入家庭?放棄自己熱愛的工作與夢想了嗎?只是因為身邊同年紀的人都結婚了,家人催婚,又剛好有交往多年的男友,就要跟著急婚頭嗎?
林經理淺淺一笑:『婚與不婚,本來就不是選擇題這麼簡單啊!有了家庭之後,說真的要兼顧工作不是不可能,但只能說會比單身辛苦很多。不過,家庭帶來的滿足與安全感也不是工作所能給妳的。』
小夏看著林經理,好奇的問:『經理,我真的覺得自己很難搞, 有時候恐懼步入婚姻,但我還是會想像兩個人的婚禮,穿上白紗的模樣,小孩會像他還是像我?參加同學的婚禮,心裡也會忍不住埋怨,為什麼阿拓就是不跟我求婚?難道,他不夠愛我嗎?還是,我不夠好?妳以前也會有這些矛盾嗎?』

『當然會啊!一個人自由自在多好,在家舒服的當大小姐,怎麼樣都強過嫁給一個人之後,成為那個家地位最低的人,半夜要起來幫小孩蓋被餵奶,年節要張羅煮飯,又不能跟自己的父母過。但是,妳沒聽人家說,女人啊!過了25之後一切都往下掉,當身邊的閨蜜一個個結了婚,孤單來襲找不到伴的滋味也怪難受的。所以啊~就算理智上不想婚,也又不得不在矛盾與掙扎之中,對現實的生理狀態妥協,到了妳這個年紀開始有這些矛盾是個必經之路。話說,阿拓不求婚也不只是愛不愛,或妳夠不夠好的問題,只能說這是男人和女人先天上的時間差。先不討論結婚與不結婚哪個好,妳和阿拓,你們也在一起夠久的了。我看過的愛情長跑,尤其是像你們這樣從學生時期就在一起的,很少見到能走入婚姻的。反而比較常看到學生時代的感情,在一起了十幾年,結果一分手就跟下一任閃電結婚的。結婚啊!大多數不是跟妳最愛那個人,而是,跟那個在想結婚、該結婚的時間點出現的人。

語畢,林經理便走出茶水間,留下吳欣夏一個人反覆的咀嚼著林經理剛剛說的話。

『乾杯!』

王言拓與巫尊還有其他兩個一樣是業務部門但不同組的同事們,約好了下班慶祝他們談成了本年度最重要的大Case。
兩個人在一起久了,彼此信任度高,所以阿拓要跟朋友出門聚餐晚歸,小夏不會有意見,也很願意給他空間不會要求同行。反之,亦然。小夏也是一個很懂得和自己相處的女孩,不會時時刻刻都要和阿拓黏在一起。
Lounge Bar裡播放著輕柔的抒情歌曲,大家邊吃著餐點邊喝調酒聊天,這已經是上班族沈悶的工作之餘,能放鬆的少數消遣之一。酒精的催化下,阿拓沈浸在輕鬆的氛圍裡,半坐半躺舒服的倚靠沙發上,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同事們閒聊的空檔拿起桌上的手機,無意識的滑開Facebook,看到Meggie這個帳號發了一篇文:『我的天啊!我被求婚了!好感人哦!』並放上兩個人親吻的照片。

他不自覺的哧一聲,心想:『又是一個急著穿婚紗的傻女孩?』,但念頭一轉,不對!照片裡那個Meggie不就是小夏最好的朋友李宜慧嗎?!
想到這件事,他整個人從沙發上彈坐起來。
巫尊轉頭看了王言拓一眼:『你幹嘛?』
王言拓把手機給巫尊:『你看!我女朋友的閨蜜剛剛被求婚了,她們那一群女生這兩年接二連三的結婚,她最近因為這樣有點反常,現在這個是她最好的朋友,我記得這男生才交往沒多久,居然也求婚了。你覺得嚴不嚴重?』

『哈哈哈!所以我說,像我這樣自由自在不是很好?幹嘛非得找一個人綁住自己啊?你也蠻奇怪的,不想結婚幹嘛跟人家交往這麼久?單純是想找個人陪嗎?說真的,從我進公司到現在二年多了,居然都還沒見過你交往多年的女友耶!純情大帥哥~~』,巫尊故意取笑王言拓。

『我不是不想結婚啊!但我現在就還沒有經濟基礎,工作才剛開始有明顯的進展,這麼多的機會在眼前,這個時候結婚生子,我怕沒有辦法專心的衝事業。我想要再多存點錢,況且我跟小夏的感情很穩定,我相信我們倆個就算晚點結婚也不會有影響的。』

『那可不一定!我跟你說你別太有自信,女人跟男人不一樣,她們有生理上生兒育女的限制,尤其是接近30歲的女生最可怕,面臨各方的壓力,導致她們都怕三高,但男人30事業才正要衝刺,步入婚姻一生小孩,所有的雄心壯志就被經濟壓力給壓垮了。』
同行的男同事Kris,聽見他們倆的對話內容,也忍不住插嘴。

巫尊拍了Kris一下,大笑說:『什麼三高啊!你在講什麼,又不是老人怎麼會有三高,要不要多喝燕麥預防。』
Kris一臉得道高僧的先知得意模樣:『這你就不懂了,老人的三高是血壓、血糖、血脂高,但30歲之後的女人最怕的是奔3之後的走山三高:成就高、薪水高、還有年齡高,越接近30,越容易巴著你不放。』
阿拓聽到Kris這麼說,不知道是因為擔心小夏知道連李宜慧都要結婚了的反應,還是對於Kris的言論無法認同,臉色略顯不悅,於是便起身跟大家道別:『我還有事,先走囉!明天見,你們玩的開心點。』

未完待續 to be continued ...